2019-03-14

 回到我的山裡和海邊,大聲說部落的故事

--磯崎村布農族和阿美族青年用山林體驗傳承部落文化
 
 
前言

很多人都同意,原住民的文化不是只有唱唱跳跳而已,那麼我們怎麼能夠接受只有唱歌跳舞吃吃風味餐的原住民旅遊行程呢?台灣共有16個原住民族,花東就有7個,東部蘊涵著豐富的文化底蘊和潛力。過去十年,公益平台一路陪伴在地青年,希望透過教育培育部落的力量,也鼓勵外地青年返鄉,讓自己的部落被珍惜、被好好看見。

很欣喜的是,最近幾年有越來越多青年回鄉,位在加路蘭山和太平洋之間的花蓮豐濱鄉磯崎部落,倚山面海,布農族的馬中原(小馬)和阿美族的陳科睿(Emas)就在自己的部落,帶著樸素的創業與文化傳承的夢想,分別建立了「高山森林基地」和「Hatila在磯崎工作室」。

他們回鄉埋頭做田野調查、跟部落長輩學習、傳承部落知識,希望提供深度的山林體驗,讓外界認識原住民,也為在外地的青年建立一條返鄉的路。 
 

「拿弓和箭之前,先在山裡學會孤獨,大自然會教你許多東西」— 高山森林基地小馬

馬中原,大家習慣稱他小馬。小馬的部落原本定居在中央山脈,祖父那一輩為了逃離日本人,因此帶著少數族人,從中央山脈翻山越嶺來到花東,最後在山海交界的花蓮豐濱鄉磯崎村定居。

布農族是最親近、了解高山的族群,在高山森林基地的部落體驗行程中,小馬講起童年時期難忘的事。「小時候會在傍晚四點到晚上八點之間,我爸爸會把我們單獨放在山裡面。」

一開始進山裡的兩天,布農族小朋友在黑暗的驚恐中度過。第三天,事情有了變化。「習慣黑暗、克服了恐懼之後,所有感官全部都打開了,晚上可以看得到東西、動物經過我身邊我也聽得到!原來安靜下來,你會體驗到更多東西。」

他說,長輩相傳的智慧是,「拿弓和箭之前,要先學會孤獨。」要了解布農族的文化精神,也要從山裡去體驗。

尊重自然、與山裡的動植物共同享受自然賜予的生命,是布農族狩獵文化精神的核心,小馬提過布農族的狩獵有三種禁忌:打得到但拿不到的動物,例如在懸崖峭壁上的動物就不能打;母獸帶著幼獸,以及在懷孕期的動物,一律不能打。

「拿弓體驗射箭的時候,心裡這樣想,你就會不一樣。」
 
 
用布農族的森林體驗計畫  保留部落裡二十多甲原始森林

小馬的部落森林體驗之旅,短短一個上午,但這是他花數年心力的成果凝聚。起先他的返鄉實踐是在這裡開墾種植有機綠竹筍,但是山上地勢陡峭,不利於農具機械操作,加上做農勢必再度將森林砍掉,儘管竹筍盛產,仍然在種植三年面臨大危機之後,被迫放棄。當時小馬的太太一句話點醒了他,「要不要試試看做部落體驗呢?」。

「這片山林從做農的角度來看,都是缺點,但是從森林體驗來看,全部都是優點。布農族的生命和文化,都在山裡面。」小馬埋頭又做了三年田調,踏查古道、設計體驗行程、尋回布農族故事、爬梳族人對待山林的傳統智慧。發展至今,除了「找,獵人」文化行程,也有百年白榕樹群的秘境探險,體驗攀樹、野地露營等深度體驗活動。期待透過文化、生態、戶外冒險等豐富多元的內容,帶領旅人從各自的經驗起點,找回與土地的連結,重回自己。

一開始,小馬先以家族土地為基地,慢慢地喚起了部落裡長輩們的記憶,「他們以前小時候就是去山裡打獵、跟族人分享,只是一下子忘記了。」長輩們也支持高山森林基地的理念,期待外地的年輕人有一天能夠回家。因著高山森林基地的誕生,帶著長輩們的祝福,透過創新的森林體驗,漸漸凝聚一群帶著專業與熱愛土地的年輕人彼此串連激盪,以保留這片美麗的森林為志!

講到部落體驗都覺得就是要玩得很嗨,但是小馬期待帶給大家的,是在這個世代傳承的部落裡,帶領你靜下心體驗,「同樣也可以玩得很高興,然後帶著滿滿的文化感動和力量離開。」 
 

「老房子歷經三個時代 就是磯崎原住民的歷史」—   Hatila在磯崎工作室Emas

「你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我的曾曾祖父的房子,最早我們原住民用茅草、稻草和竹子蓋房子,然後日本人殖民,帶來木頭的使用方法,最後國民政府時期,我們用了磚瓦建材再翻修。這個房子一百多年了,歷經三個時代,現在我們在這裡成立磯崎故事館。」

磯崎的海邊有一棟很樸素美麗的平房,這是阿美族青年Emas的老家,他一邊修復原本已經荒廢無人居的老房子、一邊跟外公和部落爸爸媽媽們一起生活,學習傳承老人家的知識,2016年7月,成立「Hatila在磯崎工作室」,推動文化和知識傳承工作。

原住民沒有文字,弱勢的族群,歷史都是別人寫的,為了擺脫被定義的宿命,Emas在東華大學東台灣中心協助共同合作之下,進行口述訪談和田野調查,跟耆老確認部落傳統領域範圍,製作了北起芭崎、南至高山、西到山興的部落立體地圖,同時請長輩們協助標定傳統地名、重要地標、部落舊址、運輸古道等位置。

他也請藝術家在老房子裡畫下美麗的磯崎地圖,分別標示四個原住民族群的分布和生活。族群的記憶鮮明的在老房子裡復活,這是族群文化與集體記憶的蒐集與保存,所有來到工作室的旅人,Emas都能侃侃而談磯崎各部落的歷史。
 
 
「1872到1876年葛瑪蘭族在宜蘭差點被清兵消滅,坐船往南逃,最後在花蓮上岸;隨後1879年,兩個逃離清兵統治的葛瑪蘭族和撒奇萊雅族慢慢地在磯崎形成聚落;阿美族是因為獵人偶然間發現這塊美麗的地方,回去帶領部落族人,在民國10年到17年之間來到磯崎;民國30年到38年,布農族跟日本人打仗,最後逃到這裡,定居在磯崎部落。…」 

找回阿美族野菜文化 體驗部落的十種心
 
Emas和小馬的理念一樣,不追求快速消費式的旅遊,而是希望帶著大家,細細體驗阿美族的知識和文化傳統。包括部落媽媽帶領的阿美族野菜文化;部落爸爸們在自然放牧環境的「循著水牛足跡」導覽行程;Emas帶著大家回舊部落溯溪、潮間帶潛水和太平洋上的獨木舟航行體驗。

其中,工作室最受歡迎的「野地採集自然料理」行程,很能夠感受阿美族對待自然和植物的「心」。在Emas特別設計的一小時行程中,部落媽媽會帶大家認識阿美族最喜歡的野菜,同時傳遞阿美族的野菜知識和文化。眾人一起採摘長滿刺的藤心、非常堅硬的山棕心、原住民很喜歡的山芥末等等。
 
 
Emas說,有人好心建議他野菜行程應該為大家準備袋子或竹簍,因為走到最後,每個人都摘了豐富的野菜,包在姑婆芋裡的地目,還得小心翼翼地捧著,「如果帶個竹簍或塑膠袋來裝,這樣不是就方便許多了嗎?」。但方便讓我們容易過度,「個人每餐能夠取用大自然的食物是有限的,只取用你所需,而不是免費的奪取,大自然是我們必須珍惜共有的。」

「你這一路捧著手上的植物,你與它之間才有感情。如果丟進竹簍,那只是你的午餐。」

跟部落老人家搶時間 找回部落的歌聲與生命
 
Emas是現任磯崎村青年會的會長,對部落的各項事務相當投入,他知道老人家對於部落年輕人紛紛離開是很憂慮的。「有一次我外祖父把我找去講話,他說部落年輕人都是豐年祭才回來,等到這些老人家都不在的時候,部落怎麼辦呢?誰採野菜給我們吃呢?」

他只思考了一個月,就從軍中退役,專心回部落跟老人家一起生活。「他們需要什麼我就跟著一起去做,採野菜、上山狩獵、去溪邊和海裡抓魚;我也做田野調查,只要跟文化、工藝、狩獵知識相關的,我統統都吸收。」

Emas的行動力驚人,第一年就開始進行部落婦女歌謠的採集和錄音。「我們有一個部落媽媽,每次豐年祭都是她唱,可是因為她生病,我們已經五、六年沒有她的聲音來做結尾。這樣的豐年祭好像都不完整。」Emas因此召集部落裡面喜歡唱歌的婦女,一起跟老人家學習,不但留下傳統歌謠,同時也學習母語。「很可惜,音樂專輯做到一半的時候,阿嬤就過世了。我們都在跟部落老人家們搶時間啊!」
 

除了音樂專輯,工作室也做野菜食譜,從野菜辨識、採集到烹調,將阿美族的野菜知識有系統的做成一本食譜。「我們的食譜是一位快八十歲的部落媽媽,她對野菜的畢生知識的凝聚,她口述、我們寫,完成之後沒多久,她也走了。」

一趟心靈滿足之旅 深度體驗東部的自然與部落的美好 

因為有傳承,磯崎這一個小小的村落,在外人看來是人口外移嚴重的地方,但是卻在部落青年回鄉、深度田調、跟老人家共同生活,加上他們消化整理之後,轉化成為自然資產豐富且深具原住民文化魅力的部落。小馬和Emas歡迎旅人到磯崎跟他們一起,放慢腳步,好好享受台灣東部山和海的壯闊,以及原住民文化的美。

布農族看待森林是這樣的,不要為了一棵樹的老去而哀傷,生命有時,但是新生會不斷延續。大自然如此,部落文化也是如此,只要有人傳承與延續,放到漫長的時間之河中,一切都會開闊起來。

Hatila在磯崎工作室 www.facebook.com/hatilainkaluluan

(採訪撰稿/ 黃惠玲。照片/ 高山森林基地、黃惠玲、楊文昕、蔡慈懿、莊巧雲) 

 


回上一頁

財團法人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 Copyright © 2010 The Alliance Cultur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辦公室| T | 02-2321-3313 | F | 02-2321-5552‧台東辦公室| T | 089-221-991| F | 089-22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