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4

                                                                                                                                        (攝影/王永年) 

Taiwan Connection(TC)音樂節,是每年令樂迷引頸期盼的古典樂盛宴,從宣布曲目、偏鄉推廣、免費的講座,最後國內外音樂家挑戰無指揮的室內樂團演出,每年號召來自世界各地音樂家不僅工程繁雜,挑戰的曲目也越來越龐大。這一切的付出,都要回到樂團使用Connect這個字的初心,連結音樂家彼此、連結觀眾與古典音樂、連結音樂家們與台灣這塊土地的情感。堅信這樣的理念,總監胡乃元和音樂家們年復一年奉獻出熱情,不斷往前大步邁進。                                                                            

今年TC演出的曲目包括莫札特16歲時所創作的嬉遊曲、孟德爾頌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以及布拉姆斯的第二號交響曲。胡乃元說,「音樂彷彿從年少嬉遊,漸漸邁入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的中年。」令人萬分期待!                                                          

深入校園和城市角落推廣音樂 開啟一扇進入藝術的窗

胡乃元常常自問,「古典音樂和音樂家究竟對於現代社會有什麼意義?」,TC的音樂家們期許自己為觀眾找到一條古典音樂的聆賞之道,因此除了每年的演出,在台灣的TC音樂家自組了三個小團:「森。木管三重奏」、「藝心弦樂四重奏」及「指舞弦樂四重奏」,到偏鄉學校、企業推廣演出,並邀請學生到音樂廳欣賞TC的演出。

雙簧管首席謝宛臻說,「敎學資源不足時,往往最先被犧牲的是美學的敎育,然而我們應該愛惜孩子與生俱來對美的感受力。」

她在去學校前,會先挑選要演出的音樂,在學生課餘和午休時間播放,先熟悉音樂;在音樂分享課程中,自己也是媽媽的宛臻老師也很能用小朋友理解的方式解釋古典音樂;到了TC音樂節時,她會特別錄製音樂導聆,讓師生們進音樂廳前對曲目有更多認識。從熟悉曲目、認識音樂家,到學會進場館的禮貌,一點一滴慢慢改變孩子、產生潛移默化的效果。

苗栗縣銅鑼鄉的中興國小老師鄭英俊說,對於偏鄉的孩子,到國家級音樂廳欣賞音樂會可能是一輩子難得的經驗,更何況是一系列有規劃的音樂課程。他曾經服務過的學校中,中興國小一直沒有正科的音樂老師,除了直笛以外孩子們沒有學過其他樂器。

他說,音樂課上有一位孩子特別抗拒吹直笛,因為他的右手手指發育不完全,長度只有常人的一半,動作無法靈活,直笛的音孔近在眼前卻遙不可及,每當大家在練習吹奏時,他總是藉故想離開教室。

但經過TC設計的音樂推廣課程之後,他改變了。音樂會結束後,他帶著充滿希望的眼神問說:老師,「我可以學小提琴嗎?」現在,他不但已經開始學小提琴,期末考也改以考小提琴演奏來取代。

另一場在雲林縣元長鄉偏鄉小校和平國小的推廣活動,校長車達特別在課程當天,安排學校的直笛隊現場演奏,以學生的合奏回饋音樂家。當音樂家現場加入一起演奏時,「孩子們發現彼此的音樂如此和諧、原本單調的旋律更加豐富,更令人感動。」校長說,「現在我坐在校長室,聽到窗外飄進來孩子們練習直笛的聲音,可以感受到他們更投入、更起勁了。」

胡乃元說,音樂家們走進這些平常沒有機會去的偏鄉,也是重新認識台灣,而且音樂家不能只是練琴,必須主動走出去分享。「2004年,嚴長壽先生和我一起成立TC時,他便一直鼓勵我們音樂家,除了演奏,還要講話。」他也認為,千萬不要低估了觀眾們對古典音樂的熱情,「反而是我們做得好不好、能否讓大家聽到音樂的美,才是成敗的關鍵。」

國際級音樂家與新秀齊聚 舞台上激盪碰撞音樂的火花

TC成團以來,極大的挑戰之一就是鼓勵音樂家精進自己,在無指揮的樂團中,享受「一起做音樂的快樂」,胡乃元每年費盡千辛萬苦邀請國外音樂家來台灣,讓台灣年輕音樂家激勵自己、挑戰極限。大提琴家韓筠就說,「同樣一個旋律,大師拉出來就會有一種魔力,我就會用盡方法去回應他,這樣子自然就會進步。」音樂家自我挑戰,對樂迷來說更是一大享受。

去年的室內樂令樂迷們回味再三,今年國際客席首席和TC音樂家共53位,將再次帶來無指揮室內樂團、所有音樂家傾其全力的極致演出。長笛客席首席 Göran Marcusson是瑞典國寶級大師,曾與倫敦交響樂團,芬蘭廣播交響樂團,哥德堡交響樂團等交響樂團合作演出。來自德國的大提琴手Ole Akahoshi是胡乃元多年老友,曾與Orchestra of St. Luke's和Symphonisches Orchester Berlin等世界各大管弦樂團合作,他師承Janos Starker和Aldo Parisot,這兩位大師是胡乃元學琴過程極為敬重的前輩。依田晃宣則是東京藝術大學樂團低音管首席,常於各個國際知名音樂節演出。

其中,今年邀請的法國號首席Andrew Bain,他2011年起擔任洛杉磯愛樂管弦樂團法國號首席,也曾經參與《星際大戰》系列的電影音樂錄製。布拉姆斯第二號交響曲一開始,便是由法國號帶出明亮音色與平和音響,特別能夠欣賞到Andrew Bain法國號的魅力。

同台的台灣優秀音樂家則有NSO樂團首席李宜錦、紐約愛樂中提琴手黃鴻偉,還有台灣年輕一輩傑出的音樂家們,包括曾獲比利時伊莉莎白女王國際音樂大賽桂冠魏靖儀、芝加哥交響樂團的中提琴手郭威廷,和費城交響樂團的小提琴手陳雨婷。

莫札特作品嬉遊曲 貴族的娛樂音樂也要別出心裁

音樂會一開始,胡乃元安排了莫札特的嬉遊曲,這是十九世紀貴族們夜晚聆聽的流行音樂,即便只是娛樂,但是莫札特在樂曲上仍有很獨特的編排。胡乃元說,我們對莫札特有很多刻板印象:可愛活潑、音樂的旋律好好聽,「但真的只有這樣嗎?」其實莫札特喜歡打撞球、跳舞、講笑話,簽名的時候喜歡把自己的名字倒過來,在信裡頭玩文字遊戲。嬉遊曲是莫札特16歲時的創作,曲風一如他的個性,愉快明朗。

(攝影/王永年)

胡乃元獨奏孟德爾頌小提琴協奏曲 音樂家的童年夢想
 
今年曲目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胡乃元將擔任孟德爾頌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獨奏部分!這是首堪稱他的啟蒙樂曲,「那個音色那麼美!等到我的父母親問我要不要學小提琴,我想要是能有一天做到那樣的音色,那是多好的一件事情!」
 
胡乃元笑說,當然那是一個4、5歲小孩子的夢想,「但是一開始碰到小提琴,那個夢想就破滅了,而且初學者拉琴的聲音一點都不美、很像噪音,根本是惡夢不是美夢!」聽著胡乃元演奏這首樂曲、跟著旋律起伏,我們彷彿走進音樂家艱辛孤獨的練習之路。「當你一步一步往前走,會發現有時候走了十部要退三步,過程不總是順利的,而且這麼多年才知道,沒有人可以跟你保證你會成功。」
 
布拉姆斯第二號交響曲 愉快燦爛的夏日時光
 
音樂會的下半場,胡乃元和TC以無指揮的室內樂形式挑戰編制更大、音樂結構更加複雜的布拉姆斯第二號交響曲。1877年布拉姆斯在湖光山色中創作,好友Theodore Billroth試奏第二交響樂時,從樂句中聽到流水聲,感受到和煦的陽光、藍天及緑蔭下的清涼。每年肩負挑選樂曲、整裡總譜、分譜的胡乃元說,「因為他的弦律,我跟著他回到1877年夏天,從藍天綠蔭,走向音樂哲人的內心世界。」
 
英國指揮家Roger Norrington曾經說過,布拉姆斯的四首交響曲,每首都如同他用音樂寫的自傳(biographical),音樂裡有布拉姆斯內心深層的情感、他的喜悅、他的孤獨、愛和失去、深刻的憂愁以及藉由音樂的昇華。
 
 
示範講座「神童X2」 走進音樂天才的內心世界
 
胡乃元說,莫札特和孟德爾頌都被稱為是音樂神童,我們想藉由講座,回到音樂家的時代背景、他們所處的環境和家庭,更能對音樂家有全面的理解。
 
莫札特會爬上皇后的膝蓋上抱著吻她,人見人愛!但長大之後的他其貌不揚,二十出頭叛逆期脫離父親開始自己周遊各國演出,經歷母喪、父親的不諒解,為了生活甚至要在貴族面前低頭懇求工作機會。「大家都以為只有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會有那樣緊扣而急迫的旋律,但莫札特的歌劇唐.喬凡尼,前奏曲一開始也是晴天霹靂而扣人心弦的。」而孟德爾頌的猶太人背景,但是因為宗教問題,全家變成基督教徒,對他們的衝擊又是什麼,都將在講座中,一一分享。
 
以音樂連結你我 連結每一個被音樂感動的心靈
 
文字有時而窮,要如何將胡乃元對音樂的熱情化為文字描述?他很喜歡引用作家沈從文筆下談傅聰的音樂。「真是羨慕傅聰,在他手下生命裡有多少情感、願望,都可變成聲音,流注到全國年輕人心中,轉成另外一種向前的力量!這種轉移再也沒有比音樂,來得更直接、純粹而便利了!」
 
TC其實不只是一期一會,而是對台灣和古典音樂漫長而堅定的音樂推廣工程。(採訪撰文/ 黃惠玲)
 
Taiwan Connection / 2019 TC音樂節】
    官網 tc-chambermusic.org
 《胡乃元與TC的烏托邦》/ 公視《藝術很有事》製作  https://bit.ly/2zZA54q

 


回上一頁

財團法人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 Copyright © 2010 The Alliance Cultur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辦公室| T | 02-2321-3313 | F | 02-2321-5552‧台東辦公室| T | 089-221-991| F | 089-22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