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當莊嚴強大、感染力十足的音樂劇《悲慘世界》主旋律「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在會場內響起,這是一場令人動容的音樂會。開口唱歌的是上百位12到18歲的中學生,但你很難意識到他們只練習兩周、而且成員大多不是專業合唱團、也沒有英語專長。他們歌聲嘹亮、自信十足。唯一的雜音是此起彼落的咳嗽聲。你不會看見有些演員因為生病,一回到後台立刻癱軟,只見他轉身上台,如此光彩煥發。

聽音樂看表演,大家不喜歡有干擾,但這場音樂會,某一部分卻是這些咳嗽聲,使得2019音樂營更加完美。

從2014年的暑假開始,由善耕365公益媒合平台與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共同舉辦的「花東青少年合唱音樂營」,至今已經第六年了。今年遭遇B型流感來襲,儘管立刻採取防疫措施,依然有近20位學生得接受隔離,所有的志工和學員一起承擔生病的痛苦、共同享受克服難關的成就感。

長達13天12夜的營隊,帶領營隊的靈魂人物Howard,以合唱凝聚團員們的向心力,建立團隊互信互愛的精神,因為,他認為,合唱不只是一門唱的藝術,更是合作的體現。

「音樂營的主軸其實不是音樂,它只是一個工具。如果他們學到的是怎麼唱歌,那我反而覺得我們有點失敗。我們希望孩子在這裡學到自信,從不敢跟人有眼神交流的害羞小孩,從自己內心站起來,更愛自己、懂得感恩、更懂得去愛別人。」

營隊的通關密語IALAC,I am loveable and capable!

Howard是整個音樂營的發起者,整個核心精神也從他身上散發出來,「IALAC是我們營隊最重要的核心價值,它是I am loveable and capable的縮寫,每一個人天生都帶著IALAC,只是隨著家庭生活、學校人際相處等等,它會被破壞撕毀,或者被愛重新填補。每個來到營隊的孩子,他的IALAC大小都不一樣,有些人完整有些人殘破,但我希望在這個充滿愛的地方,它會越來越飽滿。」

一位連續參加六年的資深學員說,有些在學校人緣沒有這麼好的人,在這裡都會展現出不一樣的面向,變得不這麼尖銳、願意與人溝通相處。「我覺得是因為這裡有人傾聽,有人會付出關心,這會讓大家願意敞開心胸,表現出最好的那一面。」

尤其這幾年的音樂營特別加入了特教生,Howard覺得,這些孩子讓音樂營更加完整。「每一次營隊開始的第一個晚上,我們都會特別單獨對一般生談話,告訴他們應該如何一起疼惜保護這群跟你我一樣,只是學習速度稍慢的同學。」

去年營隊的一位自閉症學生,他面對人會一直問同一個問題,一位資深志工回憶說,被問到的每個志工和學員都超有耐心地回答他,一遍又一遍。「營隊最後一天的惜別晚會,他站上台,照例又再問了同一個問題,這次全場用一致的聲音大聲笑著回應他。」其實,那個答案背後的真正意義應該是,「是的,我們都愛你。」台上的孩子笑得像是擁有了全世界。

「有一次我看到一個學員,肩搭著一個特教生,一起走進教室,他的哥兒們招手要他一起坐,這個學員沒有拋下那位特教生,反而是很自然地拉著他,讓他坐在兩人中間。」Howard一邊說,一邊眼眶紅,「我走在他們的後面,那一幕這麼美,很難用文字形容。我們希望賦予孩子們對社會發生正面影響的能力。」 

病毒隔離了學員 卻讓大家情感更緊密

今年的音樂營,來了一位不速之客,它橫行肆虐且行動快速,但也因為它,讓學員和志工再一次接受考驗,並且凝聚出更強大的內聚力,它是B型流感。

「剛開始是一個兩個人,然後迅速在群體中蔓延,我們每天都是包車去附近診所看診。」在營隊中負責健康管理的藥劑師Lucy,為了大家的健康狀況,幾乎夜不成眠。

為了防止病情擴大,Lucy立刻加強採取相關防疫措施,除了隔離確診者,也提醒大家多喝水、多洗手、進出室內噴酒精、每天量體溫,並且讓學員們有充分的睡眠和休息時間,保持身體健康。

儘管B流洶猛,但疾病並沒有打擊了音樂營,相反的,它激發出大家另一種鬥志。原本決定儘快讓生病學員回家休養,但團隊選擇了一個最艱難但對學員可能最好的解決方案,「有太多學員是跟著營隊一起長大,他們每年如此期待,下次來還要再等十一個多月。因此我們讓學員自已決定去留,結果沒有人想要回家!因此我們立刻畫出隔離區,靜養同時控制病情。」不回家的孩子每個都有苦衷,回到家不會比留在營隊好,而且很多人不一定能再參加音樂營。

隔離區迅速成立之後,另一個難關緊接著到來,該如何讓隔離區的學員們參與活動呢?其中,學員們最不想錯過的活動之一是Talent show才藝表演之夜,如何讓他們覺得生病的自己沒有因為隔離而被遺忘呢?

「我們幫隔離區的學員架筆電和投影機做直播,大家嘗試了各種通訊軟體,結果發現因為版權,不能用臉書直播、視訊和Line都不行,最後開了線上會議室,大家一起解決。每失敗一種方式,就立刻有人跳出來提供另一個解決方案,大家都沒有放棄,營長看到這一幕,在一旁默默地哭了。」

音樂營的精神就是,台上的表現其實不是最重要,而是每個人在過程中都曾努力、並克服萬難,一起參與其中。 

 

  「希望你們記得有一群大哥哥大姊姊,不會別的,只是很愛你們。」----志工們

「我從小有人群恐懼症,很怕跟別人講話,但這裡我竟能夠自在的聊天。」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很破碎的人,但是你們給我很多愛,讓我這個破碎的生命再次拼湊起來。」
「在這裡只要好好地做自己、愛別人。」
「提醒自己永遠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在音樂營的惜別之夜,學員們敞開了心,訴說這幾天的感受,音樂營有一種獨特的包容和愛,這主要都來自Howard和志工們散發的氣氛。

從第一年至今,營隊培養出一群來自全台大專院校的優秀志工,透過共同籌備活動,建立深厚情誼與堅強的互信。而且音樂營每年回流的志工超過一半,這比例相當高。

「每年音樂營七月結束之後,只休息一個月,九月就會確定隔年的核心成員,每個月開例會,籌畫音樂營的方向。」志工團隊則是每個月固定培訓,不但培養感情,也逐年不斷進化改進。今年除了每位學員都必須上的音樂課,志工們用自己的專長為學員開的選修課,高達71堂!從浪漫主義的起源、法國時尚、籃球桌球、網頁設計、財經課程、咖啡豆知識、少女漫畫入門到藝術治療體驗等。

升大二那年暑假進入音樂營的小狼,服務連續6年,是今年最資深志工,而且已經就業的她,還是回來幫忙。「兩周要完成這齣音樂劇,很多人都覺得沒有辦法。但你知道嗎?很多小孩是沒有自信的,也沒有人對他有期待,我們讓他們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

那麼究竟是什麼樣的方法,讓這些孩子長出了自信?

「我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跟不上的人!」小狼說,「你會發現每天都有人關心你、發脾氣時有人會好好跟你講,照顧你的感受。短短兩周完成一個大規模表演,也會讓他們更相信自己。」

「希望你們記得有一群大哥哥大姊姊,不會別的,只是很愛你們。」一位志工在惜別晚會上這樣說。

  帶領沙龍活動 高中生學員的新挑戰

每年Howard帶著志工們嘗試各種不同的方式,探索營隊的新可能。第一年是以完成最後一天的音樂會為目標,第二年在合唱練習之外,增加選修課,學員可以依據興趣,自行參加。之後又加入了需要高關懷的孩子及特教生,讓不同生命樣態的孩子也有機會參與,也讓學員和志工學著平等對待、互相理解。

那麼今年要做什麼,讓學員們收穫更多呢?

今年是第一次有高中學員,營隊希望給他們更多具有挑戰性的任務,因此志工課程設計時,挑選了法國在《悲慘世界》時代背景中,很重要的討論形式—沙龍。讓高中學員藉由討論和聆聽,建立思辨與獨立思考的能力。而且沙龍的題目都沒有標準答案,因此他們有充足的辯證空間。

透過沙龍,學員展現了主動積極性,「平常很多小朋友不太講話,但是在沙龍中他們充分表達自己的想法。即便跟大家意見不同,經過鼓勵,也不會不敢講。」 

音樂營的影響和精神 要一直擴散、一直走下去

最後一天的音樂會當然是成功的,因為大家在這段期間努力的練習英文歌詞、唱每一首歌,儘管有些主角抱著病痛苦撐、有些人因為壓力過大痛哭,但是他們都扎實地付出了所有。尤其在均一實驗高中剛剛落成的明門藝文中心演出,有正式的舞台、燈光、布景和老師們組成的現場樂團,加上每一位努力演出的學員們,很難想像才兩周就能發展得如此完整。

「營隊的第一年只有60個學員、20個志工,一直到今年,光是志工就70位,整個營隊總人數接近250人。」Howard的聲音已經略顯沙啞、身體有些疲憊,但每天睡眠嚴重不足的他仍精神奕奕。

Howard說,「如果你跟我做一樣的事情,你一定能夠體會為什麼音樂營可以每年辦下去,因為我付出百分之一百的愛,上百位學員、志工,也用同樣的力氣回應我,我的收穫遠遠超過付出。」

營隊成功畫下句點,Howard和一群資深志工不能休息太久,因為營隊結束一周後,立刻投入另一個由善耕365在南投主辦的音樂營,將這獨特的經驗與IALAC的價值觀,帶到偏遠山區,跟當地的孩子們分享。

營隊結束之後一位學員說,「我會帶著它給我的精神過每一天,並且期待著明年音樂營的到來。」


(採訪撰文/ 黃惠玲)


回上一頁

財團法人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 Copyright © 2010 The Alliance Cultur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辦公室| T | 02-2321-3313 | F | 02-2321-5552‧台東辦公室| T | 089-221-991| F | 089-22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