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1

 

 「名牌的球鞋、背包會舊會破,流行歌曲很快就會被新歌曲取而代之,電玩會推陳出新,我想送你一個你能留得住的禮物。」

一位媽媽送自己的孩子到柬埔寨擔任國際志工時,親筆寫了這麼一封信給孩子。平日經常跟媽媽針鋒相對的孩子形容自己原本是一個上課態度不好,日子過得渾渾噩噩,缺乏責任心、自我放棄的人,但是這封信卻讓他強烈感受到母親對他濃厚的愛。他分享自己在柬埔寨當國際志工的經歷之後,逐一唸出母親信上所寫的字句,語帶哽咽地說:「我很謝謝我媽媽給了我這趟旅程,帶給我這個改變的機會。」然後,他在台上恭恭敬敬地向母親深深一鞠躬。「從這趟旅行中我學會為自己負責,也學會團隊合作,」言畢,心中滿溢著感動的他再度語塞,努力從口中吐出:「這趟旅程…會一直留在我心中…。」

這是均一實驗高中首度舉辦九年級畢業專題報告的其中一幕。

一開始,有些孩子對專題報告感到陌生,甚至覺得恐懼,不知如何著手進行,學校老師耐心尋找期刊小論文的文本引導學生觀看,學生看過之後才發現專題報告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只要從自己內心的脈絡去挖掘去尋找即可,也許過程中難免會有點卡關,但可以找老師一起討論協商,而家長也會從旁給予建議與協助。

有個孩子在就讀均一之前,原本是音樂班中非常傑出的孩子,後來因為某些緣故不得不放棄拉琴,這個對他來說其實打擊很大,原本最愛的小提琴,變成一看見就勾動了心傷,他開始變得悶悶不樂、意興闌珊。直到畢業專題報告當天,他現場演奏了一段優美的小提琴樂音,許多同學、師長這才知道原來他會拉小提琴,甚至還是音樂班的首席。在均一就讀的三年期間,他徹底放掉音樂,卻又重新認識了音樂,透過學校的教育理念、老師的教導,以及多元社團的陶冶,讓他在探索中學習彈性思考,明白喜歡音樂不一定只有成為音樂家一途,還有很多其他的面向可以延伸發展。

聽過孩子的故事之後,均一訓育組長童愉表示這個專題報告讓她有一種未完待續的感覺:「我不知道這孩子之後有沒有機會再拉琴,可是我知道音樂這件事,會一直存在他的生命和血液裡面。」

還有一個孩子,在學校給人的印象始終很堅強,他的畢業報告以「完整與不完整」為題,述說自己身為單親家庭小孩所面臨的處境與種種心情。由於他跟媽媽一起生活,母子感情特別好,媽媽一直都很支持他、給他最好的教育,相對地,他也就比較習慣依賴媽媽,所以不太懂得如何跟其他人相處,因為這樣的家庭背景,讓他很時時都想去證明自己、突破自己,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出人頭地、為媽媽爭氣。孩子真誠地娓娓道來,觸動了在場每個人心裡那塊或多或少感到有所缺憾的角落,台上台下頓時都哭花了眼睛。

一位老師忍不住跟這孩子說,在你想要證明自己之前,請先接受自己現在的樣子,這個家庭沒有所謂的完整或不完整,因為你是一個完整的個體,這個家因為有了”你"的存在,它就是一個完整的家。

今年六月中旬,均一師生共同策劃了一連三天一系列的畢業活動,從九年級專題報告、感恩謝師餐會、畢業生餐會,到充滿著溫馨祝福的畢業典禮,為學生們帶來一場別開生面、不同以往的畢業里程。

藉由畢業專題報告,學生深入探索各類議題,舉凡轉學的心路歷程、在學校住宿後與家人情感的轉變、對原民加分政策的見解、部落與我的剖析、從籃球運動培養團隊精神、近距離紙牌魔術秀、我與舞蹈的對話、鞦韆上的Vavayan、如何在父母期望與自己想法間達到平衡、室內設計的學習、一台跑車的研究、面對怯場的自己、音樂對我的影響、電擊棒的解說、如何自製簡易發電機…等等,孩子們學會從興趣中探究自己,從部落文化中找尋自己的源頭,透過和內心對話,展開與自己和解、勇敢做自己的旅程,這些都是學校送給孩子臨別前最特別也最珍貴的禮物。

均一實驗高中上月老師表示:「如果學校沒有畢業專題報告的嘗試與安排,我不會了解孩子的背後原來正在面對著什麼,或曾經經歷著什麼;對九年級學生來說,藉著探索一個主題,展開自我整理,釐清自己與家人以及群體之間的關係,這是一個很棒也很有意義的過程。」

一位家長回饋,均一真是一所不一樣的學校!一般九年級畢業生在會考之後,就處於自由放鬆的狀態,但均一的學生在會考之後,不但要努力完成生命探索課程的山海挑戰,還要積極準備自己獨一無二的畢業專題報告,做為國中三年的學習成果代表,校園生活之充實精彩,台上表達之自信神采,令人感到既驚豔又讚嘆。

 除了畢業專題報告之外,嚴長壽董事長還額外加入兩場餐宴,一場是感恩謝師餐會,由即將畢業的九年級同學擔任服務,並與六年級同學以音樂演奏向老師致謝;另一場是畢業餐宴,由在校的高中生來服務即將畢業的九年級與六年級同學。

這兩場餐宴特別由一群嚴董事長的舊屬主廚志工團隊前來安排指導,帶領學生學習基本國際禮儀以及餐飲服務培訓。第二度前來擔任志工的Winnie主廚有感而發:「兩場餐會結束後,都有學生跑來跟廚師道謝,並詢問,我可以抱抱你嗎?用餐完畢也很主動到廚房幫忙清潔。均一的學生真的貼心又傑出。這也是我們愛上均一的原因,很希望再有機會再去做志工!」

 「對均一的孩子來說,如果離開學校之前,沒有專題報告,沒有感恩餐會,沒有臨別餐會,整個畢業典禮,似乎就不算是一個完美的結局。」

在全程參與均一的畢業系列活動之後,黃景裕校長銘感於心地如是詮釋。他默默觀察畢業生在專題報告與餐會上的表現,他發覺:「不論專題的內容形式及探討的深度,都可以看到學生認真的態度及家長的熱情回應,尤其畢業生們從頭到尾專注安坐在會場,看得出他們是真心在乎自己的表現、對自己有所期待!在餐會上,由於整體布置氛圍較為正式,孩子們自然而然坐得比較挺直,動作也變得比較優雅。凡此種種都顯示出環境的刻意營造,會讓孩子的行為在無形中產生微妙的轉變。」

看到每一個孩子,不論是坦然的自我剖析,或是對未來各種想像議題的爬梳,嚴長壽董事長有一種孩子們似乎在一夜之間突然都長大了的感受。身為旁觀者的他,心中充滿著感動的暖流,雖然活動過程中臨時追加兩場感恩餐會,或許為團隊增加了不少的工作量,但一切的辛苦都非常值得。他緩緩細說如此安排的用心:

「我深深地感受到在孩子離開學校以前,必須學會兩件事情,一是以溫馨的行動對老師表達感謝,另一項就是讓孩子學會如何做一個進退得宜的公民,我相信這些都是他們離開均一以後,在一般學校無法學到的生活禮儀。」

「我更希望在均一所孕育的校園文化,是一種台灣社會漸漸消失的人情味,一種珍惜大家共處多年後,可以自然表達、真情流露的感恩,同時,也希望孩子在離開學校之前,可以將這些人與人之間相處的珍貴情誼,化為可以帶走的豐厚養分,讓自己以正向的態度面對未來的挑戰。」

 

均一實驗高中 http://junyi.tw/ 

 


回上一頁

財團法人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 Copyright © 2010 The Alliance Cultur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辦公室| T | 02-2321-3313 | F | 02-2321-5552‧台東辦公室| T | 089-221-991| F | 089-22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