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起:從蘇花高到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 嚴長壽

(蘇花高)

2007年4月,興建蘇花高的議題,進入政策決定的關鍵時刻。長期關心花東發展的我一向主張,要發展花東,最迫切的是如何能讓花東有一個永續發展的全面規劃,而不應只是巨大的開發或建設。特別是「蘇花高」,如果依照當時的工程規劃興建,對生態將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壞。因此,我邀請了一些也相當關心這個議題的文化界、企業界的朋友,如雲門舞集林懷民、導演侯孝賢、原住民歌手胡德夫、作家黃春明、孟東籬,資深媒體人徐璐及企業家柯文昌、童子賢,及在地代表廖惠慶、蔡中岳、李美儀、鄭明崗等人,一起召開了一個記者會,大聲呼籲政府要以花東的永續發展為考量,對於蘇花高的興建,更是要審慎評估。事後,參與這個記者會的企業界朋友和我都有個共識,應該以正面行動取代消極呼籲,應該投入心力去讓更多人認識、體驗花東,進而能以永續發展角度來發展花東。

自那時開始,我就開始不斷地邀請各領域中有影響力的朋友們到花東,帶著他們深度體驗花東之美。

〈莫拉克風災中的嘉蘭村〉

2009年8月8日,莫拉克颱風襲台,除了中南部嚴重受創。在台東,原住民歌手胡德夫及舞蹈家布拉瑞揚的故鄉──金峰鄉的嘉蘭村也被沖走了52戶房子。我在災後到了嘉蘭村現場,和嘉蘭村的村民、議員、部落頭目、受災戶多位代表、胡德夫等人見面,並針對中繼屋、災區重建、產業重建等重大議題,交換了許多意見。會後,我將這些意見整理成一份建言,提供給各相關單位做參考,希望大家能以更具高度的思維,來處理災區的重建。

參與嘉蘭村重建的經驗,讓我有機會深入了解台東的一些產業和文化問題。此外,在八八風災中,由於我本身也是數個基金會的董事,我發現了各企業在重大的風災水災中均慨然捐出巨款,愛心不落人後。但通常是錢捐出去了,卻不知它的用途為何。同時,也很少有企業會在捐款前,先去了解,除了救災救急,是否有更具永續發展的災區重建計劃,能讓這些捐款發揮更大的效益和價值。這些經驗,都讓我開始思考,應該在花東成立一個基金會,以平台的方式,整合更多企業及民間的資源,讓這些資源能做更有效的運用與發輝。

〈公益平台基金會〉

2009年12月,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陶傳正先生、柯文昌先生、周永裕先生,和我共同發起成立了「財團法人公益平台基金會」,並得到企業界友人:施振榮先生、洪敏弘先生、蘇一仲先生、辜懷如女士、莊永順先生、趙天星先生,及文化界友人:林澄枝女士、龍應台女士、詹宏志先生、朱宗慶先生、鄭漢文先生、徐璐女士、蘇國垚先生的共襄盛舉。

2009年12月28日,「財團法人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正式成立。
我們對花東的以「正面」取代「消極」的承諾,也就此進入行動的階段。
 
〈五年的摸索與成就〉

五年來,公益平台一直以探路者自許,在各位董事與天使們的支持後盾下持續往前探索。

隨著時間及大環境的轉變,基金會前進的方向與步伐也不斷進行調整。從第一階段莫拉克颱風時期,我們將基金會成立後的首要任務放在拯救產業,在快速做好必要包裝的同時,也顧及保護台灣最後一片肺葉的永續生機、讓在地人自己站起來、使之找到自我肯定價值的使命與目標。

我們從產業輔導、民宿培訓做起,接著點亮在地的潛力據點,如:棉麻屋、比西里岸部落、鸞山森林博物館、巴歌浪船屋,我們舉辦暑假營隊讓花東青少年的天賦得以被啟發、被看見。在最初幾年,我們促成香港包機直航花東,成功引進香港知識分子與媒體,帶進許多懂得珍惜花東價值的慢遊旅客,使花東得到相當高的能見度;相較於5年前面臨被邊緣化、人口流失比率長久高達25%的台東,今日人口數已轉為正成長,觀光客人數也比5年前多了200萬人。

台東,已經從一個原本容易被忽略的地方,搖身成為一個倍受矚目的熱門觀光勝地!近二年,可惜自2010年6月松山機場開放直航上海之後,大量陸客驟然湧進,使得花東又面臨另一波快速開發的危機。也因此,基金會與時間賽跑的步伐始終不敢稍怠!

在嘗試與摸索的過程中,我們發現「教育,才是探索一切問題的根源與答案!」由於城鄉差距導致偏鄉教育資源被大量掠奪,讓偏鄉難以翻身,而最近幾年當線上學習已成為全球顯學,讓我們深深感受到這正是翻轉偏鄉教育的契機,於是基金會開始全面走向教育,從短期培育走向長期伴護,協助偏鄉從另一個制高點看台灣教育的未來,並另闢捷徑。在縱軸面,基金會自2012年接手「均一中小學」為台灣培育出新希望幼苗而向下扎根,在橫軸面,我們將真正的花東特色挹注到技職教學中,陪伴孩子們走就業前的最後一哩路。

當我們的好夥伴誠致教育基金會於2013年成立「均一教育平台」之後,在雙方的合作相輔下,公益平台耕耘的觸角與面向也更加寬廣,從舉辦社會創業家成長營、翻轉教學工作坊、中小型NPO會計實務手冊、教育共學群等,由單純扎地根花東,擴展至協助全台偏鄉課輔與教育現場,進行全面的翻轉教育改革!

偏鄉教育的翻轉工程,是一項耗時耗錢又耗費人力的工程,這是我們以前不太敢去做的一個夢想。但在台灣已無產業政策的情況下,教育若再不改革,恐將讓台灣坐失先機,對台灣未來的發展形成更加嚴峻的考驗。

接下來的三、五年將是我們改變台灣偏鄉教育的關鍵時刻。如果成功了,也是我們進一步向華人社會(包括中國偏鄉)發揮影響力的時候!